nobless oblige是个法语单词,直译过来就是“贵族恩典”,意思是身为高阶层的人,对低阶层的人理应的抚恤怜悯,或者意译作”位高则任重“,主张一种道德义务。

上周六我也去看了《天气之子》。下面是不可避免地带有剧透的感想。

因为我妈老是想看我博客写了什么,所以临时关站了几天,不过反正也没什么不能看的。今天是2019年的第42周,2019年已经过去80%了,这个博客也自娱自乐地写了九个月了,我看页面底下统计数据:浏览人次四千多,浏览IP数一千五,文章阅读次一千多——但为什么几乎没有评论呢?是gitalk太难用了,还是现在的读者都很含蓄呢?

这是一篇非常琐碎的生活记录。

ACG作品写得最多的一个主题就是恋爱与成长。当然,谁不愿意吃糖呢?“没有人永远17岁,但永远有人17岁。”

转眼自己也26岁了。不知道按传统的什么虚岁的鬼算法,家人亲戚朋友眼里自己像是马上奔三一样,恨不得把我嫁出去(?)。

说是转眼,站在人生的任何时点回顾过去,都会觉得不过一刹那吧?岁月就在为生活奔忙和懈怠松懈间缓慢而坚定地流逝了。

发现自己读的书很杂,想了一下,个人比较感兴趣的书籍题材是虚构文学(小说)、纪实、田野调查报告。